您现在的位置:台湾镜曰秩水泥股份有限公司 > 女人 > 枇杷、桑葚,带我们穿越童年之夏

枇杷、桑葚,带我们穿越童年之夏

2020-06-07 09:29

有人说:童年难忘的食物藏着你的DNA。每一个夏天都有千万种水果,拉我们回到快乐童年。无论酸甜苦辣,总有一种水果会深深款款扎根在驷之过隙的岁月中,伸展出亭亭如盖的想念。

进入5月中旬,朋友圈里雪梅开始不断晒出她老公亲手熬制的枇杷果酱。

去年夏天那个夜晚,我去重庆他们夫妻经营的元邦萤火虫庄园看完萤火虫,在客厅落座,我们聊天,雪梅的老公一直在搅动着一口大锅,熬制枇杷果酱。

那天晚上,我们品尝了她家园子里的枇杷,据朋友说“N多年没有吃过如此美味的枇杷了”。而雪梅也说起小时候,孩子们还没等枇杷熟透就迫不及待地摘下来吃,常常酸得龇牙咧嘴,于是就把枇杷扔进水里,大人们自是要骂几句“浪费”。而真正待枇杷成熟的时候,孩子们欢呼雀跃,脱掉鞋子爬到树上,专挑最大的摘,然后在树上盘着腿,一边望着天上自在的鸟儿,一边慢慢吮吸着多汁的枇杷……

夏日多美好,童年多难忘。因为那一刻,我联想到了自己小时候——每逢“六一”放假一天,我们总是三五成群、结伙搭伴去维族老乡家的桑树上,摘桑葚……通常还会带一个爸妈手编的柳条筐,还有一张大大的塑料布。有人爬到树上使劲摇,有人在树下抻起塑料布接啊接,一直吃到肚皮鼓鼓,接到筐里满满,才心满意足地回家。

生在西北新疆的我,小时候没见过也没吃过枇杷,但是却有着与雪梅相似的爬树狂吃的童年情节。我过去虽没吃过枇杷,倒是对枇杷产品很熟悉,如枇杷膏、川贝枇杷露等都是生津补气的良药。如今才知道,这些药品的成分并非果肉,而是枇杷叶。

枇杷因叶子长得像乐器琵琶而得名,是一种特殊的果木,“独备四时之气”:秋萌,冬花,春实,夏熟。一到5月,圆圆的枇杷果子挂满枝头,像一簇簇的“黄金丸”,透过浓郁的枝叶,向着风华正茂的太阳,倔强又乖顺地眨着眼,颇似一个活泼顽皮的少年郎。

枇杷的果实、叶子、花都能入药。据《本草纲目》记载:“枇杷能润五脏,滋心肺”。枇杷叶上面布满绒毛,要经过复杂的处理蜜炙才能使用,是我们服用的枇杷止咳糖浆的主要药用部位,就连枇杷花也有清热化痰的功效。

作为水果,枇杷可以生吃,而熟食的方法也很多。最简单的作法是熬枇杷粥,取枇杷肉250克,粳米50克,冰糖适量。将米粥煮熟后放入枇杷肉,加煮10分钟放入冰糖即成,老幼皆宜。我还喜欢撒些桂花,就更清香怡人了。

枇杷酒的制作也不难。1.挑选枇杷要看“屁股”形状,越像“五角星”的越好,应选软硬度适中的枇杷。熟透的枇杷泡酒易烂,使枇杷酒过于浑浊;不熟的枇杷,泡不出该有的香甜味。

2.去掉枇杷根蒂,用清水洗净后用淡盐水浸泡20分钟,把枇杷尾部也清理干净,防止污染白酒,并放在通风处晾干水分。

3.可用玻璃容器,先以开水浸泡将其消毒,放在太阳下晒干水分。然后把枇杷铺在瓶底,上面铺上一层冰糖,这样一层枇杷、一层冰糖多铺几层。倒入高度纯粮食白酒没过枇杷,密封瓶口。放在阴凉通风处保存3个月,即可饮用。

每一个夏天都有千万种水果,拉我们回到快乐童年。“归来吧,归来吧,浪迹天涯的游子……”有人说:童年难忘的食物藏着你的DNA。雪梅的童年记忆里是黄灿灿的枇杷,我的记忆里是乌溜溜的桑葚,你的童年记忆里藏着什么味道?

无论酸甜苦辣,总有一种水果会深深款款扎根在驷之过隙的岁月中,伸展出亭亭如盖的想念。(木易)